扫描二维码,搜罗供求信息

扫描二维码

掌握皮具行情

X

新闻资讯:狮岭新闻|企业新闻|皮革行情|品牌新闻|人物专区|政策法规|行业动态|皮具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专栏 » 人物专访 » 创业故事 » 正文

昔日皮革大王为还债开三轮车谋生

收藏打印打印日期发布日期:2013-07-09浏览次数浏览次数:1282

1974年,鲍德畅从一家国营皮革公司离职,靠着制作皮革制品的手艺,偷偷做起了小生意。回忆起“下海”的初衷,鲍德畅说,“那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30来元钱,实在养不活一大家子的人,所以才想到做生意。”

鲍德畅办理了停薪留职,每个月还要向单位上缴40元,作为保留职务的费用。那时,鲍德畅不曾想过,30年后,这笔退休金却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人生如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作为改革开放后武汉的首批创业者,鲍德畅的经历正应验了这句话。30年前,“万元户”就是富翁、大款的代名词,彼时,鲍德畅靠着精明的头脑拿下了东三省皮革贸易的总代理权,迅速积累了千万资产。可到了今天,不少白领的月薪都超过了万元,而鲍德畅这个昔日的千万富翁却变得一无所有,还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左腿,背上了债务,不得不靠开三轮车来维持生计……

昔日皮革大王为还债开三轮车谋生
 

闯关东 200元拿下皮革代理权

1977年,随着政府对私有经济的管控日益宽松,鲍德畅嗅到了改革的味道,他不再满足于窝在小作坊里做简单的皮革加工,转而把目光投向了皮革贸易生意。鲍德畅开始没日没夜地看着简报,到处搜寻全国各地皮革厂的信息。

去哪里拿货容易?怎么拿货?鲍德畅整天思索着这些问题。“那个时候,由于计划经济的原因,皮革贸易市场是完全的卖方市场,只要能拿到货,根本不愁销路。”几经权衡,鲍德畅最后把目标锁定东三省的偏远地区。他分析说,“一则那些地方信息闭塞,缺乏销售渠道,拿货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其次,我资金有限,不可能大量进货,去大厂别人不一定会搭理我。”

选定了方向后,鲍德畅带着仅有的200元积蓄,开始做起了皮革贸易的生意。“我曾经为了找一家厂,在当地奔波了一个多礼拜,找到时,全身上下不足100元钱。我也曾经为了一笔单子,连续坐了3天3夜的火车,然后又坐一整天的长途车和驴车。”回忆起创业初期时的那份艰辛,鲍德畅至今激动不已。

事实证明,鲍德畅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成功地在东北三省的偏远地区拿到了货。渐渐地,200元的本钱滚雪球似地变成了2000、20000、200000……他在皮革行业内也名声鹊起,“做得最好的时候,厂商都是先把货给我卖,出货后,我再把货款打给厂商。”

据鲍德畅介绍,上世纪80年代,他几乎成为了整个东三省皮革贸易的武汉总代理,资产最高时达到近千万元。

 天灾+人祸 千万资产打水漂

当历史的时钟转到上世纪90年代时,鲍德畅的命运再一次出现了转折。由于贸易量与日俱增,鲍德畅手上囤积的皮货越来越多,他开始动起了做实业的心思。

“我当时认为做皮革深加工的利润要比做贸易大,于是就想办个厂,既做贸易也做深加工。”鲍德畅收留了当年自己单位的下岗工人,办起了实业。但他这一次的决策却赌错了。

由于内陆城市生产加工技术十分落后,鲍德畅的皮革厂不仅没盈利,反而给他的事业带来了危机,“因为技术落后,那时一件市场上只卖30元的皮革制品,我的厂光生产成本就得50元。”鲍德畅不断投入资金,但情况始终不见好转。

眼看亏损日益严重,鲍德畅紧急刹车,停止了在皮革深加工方面的探索,把事业重心调回了贸易方面,“我停止了厂里所有深加工的业务,转做起了粗加工业务,尽管利润很低,但至少能保证不亏损。”

就在鲍德畅好不容易才度过了第一个难关时,命运却跟他开起了玩笑。重新回到皮革贸易行当的鲍德畅,在一笔大交易中损失惨重。“那是和韩国一家在天津的皮鞋厂做的一笔交易,当时我已经把货给了他们,对方也通知我过去拿钱。我到天津后,韩方老板非常热情,安排我去周边旅游几天,告诉我走的时候再把货款给我。谁知道我玩了两天回来后,韩方老板竟然突发脑溢血死了。”

鲍德畅回到天津时发现,该厂的资产已全部被工人们瓜分。由于此前和韩方有过几次贸易往来,鲍德畅并没有与对方签下任何的书面合同,而这笔交易,也仅有鲍德畅和韩方老板知道。这一笔交易,鲍德畅直接经济损失达到近50万。

祸不单行,不久,鲍德畅的亲戚私自挪用公司近百万的资金,投资酒店餐饮业,并血本无归。事业上连续遭受打击,使得鲍德畅意志消沉,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雪上加霜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皮革贸易行业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卖方市场开始变成了买方市场。同时,在武汉,多家皮鞋生产厂商先后倒闭,鲍德畅失去了原有的销售渠道,生意急转直下。

在苦苦支撑了几年后,2001年,鲍德畅贱卖了所有自己名下的固定资产,买断并遣散了厂里的工人。就这样,昔日资产过千万的皮革大王,在几经沉浮后回到了原点。

不放弃 未来还想重操旧业

企业倒闭后,鲍德畅凭借着在皮革行业经营多年积累下来的资源,通过做一些小买卖维持着生计。“那时由于沿海地区的加工技术领先,皮革贸易的重心开始往南方倾斜,我就开始往南跑,做点小买卖,一个月也能赚个一万元。”但平静的生活随着一场车祸戛然而止。

2005年2月22日,鲍德畅驾车从汉口到咸宁接朋友,行至江夏区时与一辆农用车相撞,导致农用车上15人不同程度受伤,他也因左腿粉碎性骨折而被截肢。这次事故,交管部门认定他负主要责任。2008年,法院判定他赔付伤者医疗费9万余元。

由于丧失行动能力,鲍德畅的皮革生意彻底终止,几乎失去了生活来源,所幸,30年前的那个停薪留职的决定,给了他一线生机。如今,鲍德畅凭借着每月一千左右的退休金,勉强维持着生活,但他每月还必须支付200元的赔偿费。

尽管目前生活艰难,但鲍德畅强调,自己一定会为做错的事情负责到底,他向记者打趣说到,“按照这个赔偿规定,我算了一下,我得活到108岁才能赔完。”

为了能早日完成赔付,已年过六旬的鲍德畅开起了“麻木”,对于未来,他依然保持着希望:“我现在还处于居无定所的状态,等我安顿下来了,我还要重操旧业,我不会就这样向命运低头的。”

回顾自己的创业之路,鲍德畅表示,对于创业者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心态,“事业在高峰时不忘乎所以,在低谷时不颓废丧气,这对于任何一个时代的创业者来说,都具有借鉴意义。”

 记者手记 守业难于创业

鲍德畅的创业经历,折射了上世纪80年代下海经商那批人的酸甜苦辣。在采访过程中,鲍德畅多次深思不语,当人生中的那些大起大落,化为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从他口中说出时,记者也为之唏嘘不已。

和今天的创业环境相比,那个年代的确有大把白手起家的机会,然而,不规范的商业体系、公司制度也断送了一批创业者的心血,这是教训。鲍德畅在采访过程中不止一次假设:如果当初和韩国人有合同文本,如果当初自己公司的财务管理规范,那些看似的意外,实际上都是可以避免的。但过去的一切已无法重来!此外,在物欲横流的商业社会里,创业者是否能经得起各种诱惑,决定了他未来所能取得的成就。守业难于创业,这是从古至今,中国商人必须面对的命题。对于正走在创业路上的人来说,失败者就是一面镜子,请引以为戒。

新闻搜索新闻搜索加入收藏告诉好友Email打印文本打印关闭窗口关闭

同类新闻资讯

更多

推荐图文

更多
 
广东网警举报中心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 网站信息备案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