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皮具    皮革  行业  创业    箱包  手工  设计  公司 

皮革行业的扭亏大王——王全杰

   日期:2013-12-09     浏览:186    
核心提示:烟台,这个位于黄海之滨的美丽城市素有山海仙市的美称,在这里,有一个老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乐此不疲连续16年进行科研推广工作

烟台,这个位于黄海之滨的美丽城市素有“山海仙市”的美称,在这里,有一个老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乐此不疲连续16年进行科研推广工作。他就是在皮革行业几乎无人不识的“扭亏大王”——王全杰。

这些年来,王全杰的研究所名字改了3个,工作单位也换了几次,但无论是在哪里,他都力行科技研发和推广并重。从最初的“面粗质次猪皮制革新技术”到莱卡皮革、汽车坐垫革,再到环保制革技术,他都紧绷着实现技术产业化的弦,真正地让科技服务于生产。

在皮革行业,没几个人不认识王全杰。说起来王全杰与皮革结缘有一个搞笑的小故事,1973年王全杰高考填写志愿时,在阴差阳错地填写了皮革专业,而后就把自己“嫁”给了皮革。虽然现在集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荣誉于一身,但他却称自己只是个“皮匠”。1983年,作为烟台第一批引进人才,王全杰从西北轻工业学院的讲堂来到烟台皮革公司任技术副经理,第二年初白手起家筹建烟台市皮革工业研究所并任所长。1992年他辞去公职,以6万元改组重建民营的全杰皮革研究所,再到1997年,接受财政拨款,成立现在的国家制革技术研究推广中心。30年来,王全杰一直战斗在科研生产第一线,带着自己的研发团队,攻克了一项又一项科研难题,同时为“科研成果产业化”而努力。

“七五”期间,国家围绕我国制革工业的关键问题——“面粗质次猪皮制革技术”组织科技攻关。腊月二十六得知这一消息的王全杰,已别家3载,本想回家探亲,但毅然退掉了回老家的车票。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查阅10多天资料,饿了啃方便面,困了桌子上打个盹,一直干到正月初八,撰写出了13000字的论证报告,经过三次科技招标擂台“打擂”,王全杰扛回了帅旗。之后,他跟27位科技人员一起一个接一个方案的投皮实验,每天两只手要抓起二三百张10多公斤的猪皮。经过4年努力,用了15万张猪原皮,进行了368个方案的对比试验,终于探索出解决我国猪皮皮粒面粗、伤残重、部位差大、油脂含量高等问题的一整套新工艺。这一科研成果攻克了世界难题,使我国的猪原皮制革的中高档率由原先的20%提高到70%以上,废水铬污染则降低了一半。凭着这一项目,1991年,王全杰获得了山东省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获奖后,王全杰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也没想停下来治疗科研时吃饭不定时落下的胃病,而是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向全国大面积推广技术的征途。1990年,国家取消了对猪皮制革的财政补贴,把企业推向了市场。一时间,80%的制革厂步履维艰。而猪皮制革新技术,可使经济效益成倍增加,这项被列入“八五”重点推广项目的技术,对企业来说,可谓雪中送炭。当时的皮革企业不像现在,大都是小厂,遍布全国各地,为把技术推广出去,王全杰带着他的推广小组天南海北的跑,有时为了赶时间撵进度,买个站票也上车。一件破皮衣成了他的伴侣,在火车上既当褥子又当被。

1995年春的一天,他正在广州推广猪皮制革新技术,又接到去郑州开会发言的通知。当时正逢春运,他只好挤在车厢过道站了10多个小时,实在支撑不住了,就钻到座位底下睡着了。睡梦中,有人把他揪起来交给乘警,乘警们竟把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的他当成了盲流。王全杰去云贵高原的侗乡苗寨推广猪皮制革工艺,刚下火车就乘长途车奔向黎平县,长途车要26个小时,他头靠车窗,山路颠簸着就睡着了。等到目的地醒来时一边脸、脖子、衣领沾满鲜血,一抹,才知头被车窗磨破了皮,这时才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就这样,经过多年努力,这项技术在全国22个省100多家工厂得以推广和转让,技术辐射达300多家企业,实现社会价值38亿元,出口创汇4.2亿美元。当年的唐山市制革厂就是受益者之一。之前10年换了11个厂长,累计亏损300多万,王全杰带着推广组深入车间,亲自教授工人新工艺,使产品品种由原来的两种增加到8个系列20多个花色。仅两个多月就生产出50多万尺猪皮正面服装革等产品,一上市就销售一空,企业一举转亏为盈。像唐山制革厂一样借助新技术转亏为盈的工厂达50多家,因此,王全杰被众人誉为“扭亏大王”。

 
打赏
 
更多>同类人物专栏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专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2051042号-2
Processed in 0.917 second(s), 1101 queries, Memory 6.04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