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皮具城:造假一条龙 已成微商假代购进货天堂

   日期:2018-11-14     浏览:9    
核心提示:我们专门面向海外代购和微商,这儿的LV和正品一样。这款专柜19700元的LV手袋,我们这只要800元。  年关,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

    “我们专门面向海外代购和微商,这儿的LV和正品一样。这款专柜19700元的LV手袋,我们这只要800元。”

  年关,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城的柜台生意冷清,慕名前来的俄罗斯白人、非洲黑人,都被背靠潮汕的拉客仔,神秘兮兮地拉到对面一栋破败不堪的民宅里。拉客仔用目光及暗号通过三四道关后,这一著名的假包市场终于掀开一角。

  广州白云皮具城从没如此出名——

  2017年12月初,著名相声演员侯耀华在此,给女徒弟、演员金娜买了一款专柜价8万元的香奈儿限量版“原子弹头”手提包。尴尬的是,女徒弟在微博晒包,师傅跟店家的合影也被网友扒了出来。

  2017年12月16日,公安部部署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打假专项“春雷行动”,针对屡打不绝的地域性造假顽疾展开集中整治,假冒的“服饰箱包”就是重点领域。近日,整个白云皮具城的戒备非常森严。

  店家毫不避讳地说,这里的包以假乱真,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专柜也不提供查验,无数微商和宣称海外代购者都来此选货。从假包、假海外小票到假国际物流,如今的造假一条龙服务应有尽有,都不用囤货,直接加店家微信下单即可。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副会长王文华认为,公安部集中整治假货产业带,体现了国家要全力打击制假售假行为、营造良好发展环境的决心。打击制假源头,清洗围剿假货产业带,可营造良好商业环境,促进当地产业转型升级,助推经济发展。

  在皮具城一下车,就有四五个年轻男女围过来,塞名片,介绍自己,询问是否要买包。走进皮具城后,依然会有人过来搭讪。

  白云皮具城位于广州市白云区解放北路,有着15年的经营历史。资料显示,中心经营面积可达16000余平方米,其中1到4层是商铺,5到11层为展贸式写字楼。不过,宏观意义上的皮具城还包括周边商用的民宅。

  1到4层的商铺多为小品牌的零售,真正的大生意则在5到11层的写字楼。房间几乎都大门紧闭,门外还经常有人坐在凳子上看守。

  一位熟知皮具城内部情况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如果想进去,就要通过外面揽客的人带,看守的人在门外确定是自己人之后,才会放进,这一切都是为了躲避突击检查。若自己前往此前去过的门店,都会被外面的人给挡了回来,说里面没有卖包的。

  去年3月份,阿梅(化名)从佛山的工厂辞职来到这里,主要的工作就是去外面揽客,再将他们带到“门店”,她戏称自己的工种叫做“小蜜蜂”。

  她说,所有的“小蜜蜂”都互相认识,“都是潮汕人,是一个团队的”,带人去看的店也都是指定的几家。由于那些卖高仿皮包的门店大都比较隐蔽,平常也都不开门,如果没有人带,既找不到也进不去。

  阿梅穿着普通,染着黄发,但是斜跨着的小包却异常亮眼。

  那是一款LV经典的女包,官网售价9000元左右。她介绍,小包是老板娘送的,批发价不到一百块,和她一起做“小蜜蜂”的同事,几乎都有类似的高仿LV。

  阿梅带人到皮具城的11楼,在一间没有门牌号的房间外停下,她向看守的大哥使了个眼神,那位坐在门外凳子上的大哥就把门打开了。

  “过年了,查得紧,一切都要谨慎”,阿梅解释说,“去年年底侯耀华的那个新闻,让我们在全国人民面前出了名,现在更加小心了。”

  与外面冷清的楼道形成鲜明对比,房内则是另一片天地。

  房间里琳琅满目,陈列着大量的名牌包包,看包客既有广东口音,也有北方口音,还有两个推着婴儿车的俄罗斯女士。

  当天上午11点钟,这里刚做完一单“国际生意”。几个黑皮肤的外国友人在翻译的带领下结完账,就用一个黑色的袋子把包包给背走了。知情人介绍,这里的行规是,在门店里,如果买,就当场交钱拿货;如果不买,则不允许私自留售货员的联系方式。

  低中高不等的假包店

  那是一间“低端”高仿店,LV、GUCCI的品牌包价格都在200元左右,除了一线奢侈品外,还有二三线的MK、coach品牌包。

  售货员说,现在卖MK、coach高仿包的门店不多,这些品牌包打折时,也就在七八百元,利润不高。她建议记者做一线品牌,同样的批发价,可以卖出价更高。看包客也多围在一线品牌前。

  在短短20分钟时间,就进来了四五拨客人。有的客人是在逛了几家之后,直接回头来拿货,有的则是第一次前来,询问价格和质量。

  当客人提出这里这些高仿包质量太差容易被人识破时,阿梅带客人到了位于10楼的另一家门店。这是一家“中端”店,里面已经看不到二三线品牌,全部都是一线奢侈品。

  这个门店在装饰上也与11楼的那家有差异,一些品牌限量包被放在玻璃专柜里,看起来非常贵重,这里的高仿包价格在700元左右,颜色更正,手感也很柔软。不过,在做工上也有粗糙之处,内胆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毛糟糟的线头。

  售货员热情地推销自己的产品。一旁的阿梅提醒说,如果要送朋友,在他们店里买就行了,不会太贵,背起来也像真的,但是最好告诉朋友这是高仿包。

  如果要做微商或者品牌打折店,他们的包并没有到可以“以假乱真”的水平,细心的买家可以看出来。

  “高端店”不在这栋大楼里,而是在附近的一栋七八层高的旧式住宅中。

  那里的戒备比皮具城更严,住宅楼被一个大铁门给锁住,门外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守着,他们看到阿梅带着人来,喊了一声“梅姐”,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灰暗狭窄的楼道里,上上下下挤着好几拨看货的顾客。其中有一位“小蜜蜂”向客人介绍,如果觉得这里贵,可以再去皮具城的低端店里看。

  阿梅将客人带到这栋民宅的三楼,进去之后,有两位售货小姐在工作,一位忙碌地招呼客人,另一位则摆动着手机,自己做微商,主打的卖点就是“高端品牌海外代购”和“打折店”。

  她向记者展示,一位微信好友刚刚从她那里买了一个LV手提包,付款2250元。如果放在专柜里,这个包的标价是15000元。

  另一位售货小姐直言,外面的很多微商都是从她们这里拿货,并让客人放心,她们的货“以假乱真”。如果不是专业人员,很难识别出真伪。

  当然,这里高仿包的售价也要高一些,基本上都在千元左右,有的“限量款”售价可以接近两千元。

  造假一条龙服务

  2018年1月22日,莆田警方展开专项行动,查处以“海外代购”、“视频直播”为幌子的销售假包团伙。从两个窝点里缴获假冒LV、GUCCI、CHLOE等奢侈品假包200只。

  据莆田警方通报,2017年7月以来,犯罪嫌疑人成立“皮包”公司,购置大量高仿品牌皮包,通过“视频直播”代购的模式,吸引消费者下单买货。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属于海外代购,犯罪嫌疑人还自行打印境外销售的单据、小票,并盖上自己刻制的假章。

  值得注意的是,警方通报称,该犯罪嫌疑人的高仿品牌正是从广州白云购置。

  经过调查发现,在白云皮具城里,卖货、包装、物流、假海外单据等做海外代购和微商的“工具”,均可以在这里实现。

  “这里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阿梅向记者表示,“一楼有卖正品包装的,20块钱一个,还有卖境外购物单据的,3块钱一张,如果要想发假物流,就需要另外加几块钱。”

  “假物流”是指,可以制作出一个能够查询到记录的海外物流,通过这个“假物流”,就能制造一个假象:消费者所购买的货物是从海外寄送过来的,并且有迹可查。

  阿梅向客人展示了假收据,既有POS机的刷款记录,又有用英语写成的LV专柜的收据,如果没有海外购物经验的人,很难判断这些收据的真伪。

  假包装则在一楼的几个店面里,那里堆满了LV、GUCCI的纸袋和丝绸贷,将高仿的包放进去后,看起来显得高端很多。

  多位门店的售货员向记者表示,这些高仿包是自己工厂生产的。如果客户需求量大,工厂也可以专门生产一批顾客所需要的品牌款式。

  “来这里买包的人,大多是做微商或者海外代购的,像侯耀华那种买高仿包做礼物的人,虽然有,但是并不多。”阿梅说,“这里主要还是做批发,并且批发价要远低于零售价。”


      据阿梅介绍,在这里拿货的微商和海外代购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自己有团队,自己定价格以及给团队的提成,拿货之后通过自己的微商团队卖出去;还有一种是加盟,他们把编辑好的照片和文字发在微信群里,微商们复制在朋友圈里就行了,有人下单,直接从他们这里发货。

 “第二种模式不用压货和库存,风险小,收益也小;第一种既可以自己有库存,自己卖自己发货,也可以不用库存,由我们发货,收益要大一些。”阿梅说。

    阿梅向客人展示了浙江一个老板给她的转账记录,两个月时间,该老板从她那里拿到了一万多元的货。她给这个老板的价钱是800元,但这个老板在微商上做到3500元,自己每卖出去一个,就赚2700元。

 “其实就是发发朋友圈,如果想更真实,就找自己在国外的朋友,发几个在美国、日本的位置信息就行了。”阿梅说。

 
打赏
 
更多>同类产业财经

推荐图文
推荐产业财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71119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