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注:含铬皮革废碎料出路在何方!

   日期:2018-09-27     来源:中国皮革    作者:邵立军    浏览:10    评论:0    
核心提示:含铬皮革废碎料出路在何方写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实施1个月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于2016年6月14日由环保
 

含铬皮革废碎料出路在何方

——写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实施1个月后


《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于2016年6月14日由环保部联合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向社会公布,并于2016年8月1日正式实施。铬泥、含铬皮革废碎料、废碱液等3项制革行业废物赫然在列。值得关注的是,为提高危险废物管理效率,本次名录中增加了《危险废物豁免管理清单》。其中,利用含铬皮革废碎料生产皮件、再生革或静电植绒的过程是豁免的,意味着上述利用过程含铬皮革废碎料不按危险废物管理。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列入名录是否合理?皮革行业对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处置有哪些诉求,又做了哪些努力?豁免政策的出台,是否缓解了制革行业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处置难题?当前,制革企业如何看待和处置含铬皮革废碎料问题?解决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出路在何方?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皮革》杂志社的记者多方走访,与行业主管部门领导、环保专家及制革企业代表等多方接触,传递声音,探寻解决方案。

 

监管过严  皮革废料处置遇难题

 

在皮革加工过程中,每消耗1t原料皮会产生200~300kg的固体废弃物,这些固体废弃物主要包括废皮屑和制革污泥。据粗略估算,我国每年产生的制革固体废弃物为140万t,其中含铬固体废弃物为28万t。数量如此之大的含铬皮革废碎料,如果处置不当不仅会造成资源的浪费,更会造成极大的环境污染。

 

 

2012年以来,关于用皮革下脚料生产老酸奶和药用胶囊的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突然间,各地环保部门对含铬皮革废碎料的监管力度陡然提升,含铬皮革废碎料被严格按照危险废物来处理,必须要交由具备危废处理资质的危废中心来处理,这不仅增加了制革企业的处理成本,也几乎切断了其资源化利用的渠道。一时间,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处置问题成为制革企业最为棘手的共性问题,时至今日,该问题依然没能得到有效解决。据记者调查,含铬皮革废碎料处置难题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含铬皮革废碎料作为危废,面对着高昂的处理成本,制革企业难以承受;其二,含铬皮革废碎料具有资源价值,视作危废,被无害化后填埋,制革企业并不甘心。

 

浙江金鑫皮革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春强给记者算了笔账:把含铬皮革废碎料拉到危废中心去处理,需要向危废中心支付3 000~4 000元/t的处理成本,这笔钱对于制革企业而言是难以接受的。即使制革企业愿意掏钱把含铬皮革废碎料拉到危废中心去处理,也会遇到各种不平等的待遇。高总无奈地分析道,“浙江省内具有危废处理资质的危废中心屈指可数,而企业所在地桐乡更是没有,我们只能送到省内其他城市的危废中心。这些地方的危废中心首先要解决本地的危废处置,对于外来的危废,地方环保部门都会出台各种政策严格限制,甚至要支付比本地企业更多的处理成本才会接收。含铬皮革废碎料如果跨省处置更是需要到两个省的环保厅进行备案,转运处置的手续更加复杂,难度也更加大,很难行得通。”

 

对于当前含铬皮革废碎料处置难的现状,中国皮革协会秘书长陈占光深有感触。他表示,“制革企业的含铬皮革废碎料只能当危废交由省内有资质的危废处理中心处置,然而很多危废中心都没有设置含铬废物的处置设备,处理不了。即便有,处理量也是有限的。由于产量大、处理成本高,很多制革企业将大量含铬皮革废碎料储存在厂区中。目前,存在企业中的含铬皮革废碎料的量是非常大的。”

 

山东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厂里已经堆积了数百吨的含铬皮革废碎料。为此,他还专门租用了一个厂房充当存放仓库,每月的租金就要花费5 000多元。虽然山东省内有很多工业明胶生产企业,但是这些企业几乎都不具备危废资质,企业不敢将皮革废料卖给他们。这位负责人无奈地说:“皮革废碎料本来是工业明胶行业的主要原料资源,现在就这样堆在厂里。这些含铬皮革废碎料能够存放多长时间,以后还有没有利用价值,我们也很困惑。”

 

这位企业负责人的无奈可以说是国内同行普遍的遭遇,面对着高昂的处理成本以及加工处置渠道被严格限制,含铬皮革废碎料得不到及时地处置,越来越多的企业只能选择把它们收集起来,保管在自己的厂区里。虽然很多负责人也知道这样的做法不是长久之计,但是这已经是他们能够采取的最安全最稳妥的做法。

 

“既然危废中心的处理成本那么高,制革企业能不能自己申请危废资质?”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一些人难免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实中,这种情况的可操作性几乎为零。湖南立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重道向记者介绍说,虽然公司的含铬皮革废碎料有销售给江西的一些再生革生产企业,但是由于市场需求及技术问题,再生革的市场发展不是很好,对含铬皮革废碎料的需求量始终不大,不能根本解决企业的含铬皮革废碎料问题。为此,他也曾专门到省环保厅和地方环保局商讨申请皮革危废处理点的事宜,但是一番接触之后不得不放弃。刘总将难点归纳为3个方面,其一,危废处置是一个专门领域,很难向工业企业颁发危废资质;其二,对于制革企业而言,危废处置中心的硬件花费太大,不划算;第三,含铬皮革废碎料进到危废中心后,经过无害化处理,最终被填埋,这种处理方式也可能造成环境污染。

 

皮革废料算危废  合理不合理

 

《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含铬皮革废碎料主要针对的是皮革切削工艺产生的,行业中习惯称之为“铬鞣后的下脚料”,如片皮、修边产生的余料,削匀产生的革屑以及磨革产生的革灰。




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不但制革企业难以认同,众多皮革行业专家也从专业角度上提出质疑。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科技产业二处处长、国家皮革及制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丁志文博士认为,将含铬皮革废碎料列为危废是不合理的。皮革废碎料中所含的铬盐是三价铬,与人们平时使用的皮衣、皮带、皮鞋、皮包和皮沙发中所含的三价铬成分一致,对人体和环境基本没有危害。三价铬是人体和动物体中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也广泛分布于自然界中,至今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三价铬对人体有害。六价铬是剧毒的,将含铬皮革废碎料列为危险废物可能是担心其中的三价铬会转化为六价铬,但这种转化在自然条件下是很难实现的。

 

国内著名的皮革与蛋白质专家、烟台大学王全杰教授对于“一些地方政府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当危废对待,要求送至危废中心去处理”的做法并不认同。王教授指出,含铬皮革废碎料基本不含六价铬,或含极微量的六价铬,对人体基本无害,与铬泥、铬矿渣不同,从科学上讲不属危废,而是一种极易利用的蛋白质资源。如果将含铬皮革废碎料作为危废的话,不但造成资源浪费,而且严重地增加了制革厂的负担。以此类推,皮鞋厂、皮衣厂、皮具厂、裘皮厂下脚料的性质与制革厂的含铬皮革废碎料一样,难道都要送到危废中心去处理吗?王教授认为,对于含铬皮革废碎料,应该从实际出发,区别对待。

 

上述两位专家的观点反应了行业内一直以来的声音,这也是多年来中国皮革协会联合制革企业积极向环保部呼吁不应将含铬皮革废碎料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主要原因。中国皮革协会秘书长陈占光表示,算上2016年8月1日正式实施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该名录先后出台了3版,虽然3版中含铬皮革废物都在名录中,但是每一版在内容上是有差别的。陈秘书长详细地解释道:“《国家危险废物名录》(1998版)还是比较客观的,名录中明确指出皮革加工(鞣革)业中含有六价铬化合物的废物属于危险废物;《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08版)在没有征求皮革行业意见的前提下,就直接将含铬皮革废碎料列入到名录中,并在其废物代码后加“ * ”注释,“ * ”的意义是所列此类危险废物的产生单位确有充分证据证明,所产生的废物不具有危险特性的,该特定废物可不按照危险废物进行管理。”陈秘书长补充说,虽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含铬皮革废碎料被列入危废名录,但是“ * ”的存在,只要我们能够证明含铬皮革废碎料中的铬含量在合理的范围内,还是可以加工利用的。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前后,随着国家对危险废物管理越发严格,很多地方环保部门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当做危废来处理,要求处置利用企业必须具有危废资质,而再生革企业、工业明胶企业一般不具备危废资质,这相当于把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再利用过程给堵死了。

 

为了解决含铬皮革废碎料的问题,中国皮革协会联合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四川大学、陕西科技大学等行业的科研院所以及多家制革企业组建了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石碧教授为首的专家组。2013年3月,中国皮革协会专门组织专家向环保部污防司固体处汇报反映过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列为危废给行业带来的影响,并提交《关于不要将含铬皮革碎料列为危险废物的请示》,并且在2014年9月国家环保部开展《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征求意见时,中国皮革协会依托技术委员会,组织业内专家学者,经多方调研、检测并结合国内外实情,认定含铬皮革废碎料不具备危险废物特性。为此,皮革协会与环保部持续沟通,形成书面材料并去函反映实情,建议不要将含铬皮革废碎料继续纳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5年两会期间,石碧院士通过政协更是以社情民意的方式向环保部建议将含铬皮革废碎料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剔除。

在含铬皮革碎料问题上,行业协会、科研院所、制革企业一起做了大量的工作,积极反映实情,呼吁能够合理科学地处理含铬皮革废碎料,而且行业的一些科学解释得到了环保部门的理解,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含铬皮革废碎料还是没能从2016版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剔除。

 

变废为宝  资源化利用才最环保

 

中国皮革协会秘书长陈占光直言:“含铬皮革废碎料是一种资源,送到危废处理中心处置,只能当废物来处置,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由于危废中心不具备再利用的条件,含铬皮革废碎料经过无害化处理后一般通过填埋处理掉,有可能造成二次污染。其实,恰恰是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加工企业具备再利用的技术,但是他们没有处理危废资质,这就是矛盾。”

 

 

迫于环保的压力,实现含铬皮革废碎料的资源化利用问题跃然纸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版)于2016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该名录增加了“危险废物豁免管理清单”,明确了“含铬皮革废碎料用于生产皮件、再生革或静电植绒的利用过程不再按危险废物管理。”这一利好的政策刚公布时受到了行业的极大关注,但是新政策实施一个多月后,记者调查发现这项政策带来的利好并不明显,制革企业遭遇的含铬皮革废碎料处置难问题没有丝毫的缓解。

 

在与多家制革企业负责人的交谈中,记者找到了答案。生产皮件、再生革或静电植绒对含铬皮革废碎料的需求量过少,含铬皮革废碎料最大的需求量来自工业明胶行业,但是生产工业明胶并不在此次豁免管理清单中,大量的含铬皮革废碎料得不到有效利用,制革企业及危废中心贮存、处置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压力依旧严峻。据中国皮革协会秘书长陈占光介绍,生产小皮件、再生革以及静电植绒的含铬皮革废碎料的用量不足含铬皮革废碎料总量的20%,在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利用领域中,工业明胶的需求和潜力都是最大的。

 

工业明胶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需求量,国内著名的皮革与蛋白质专家、烟台大学王全杰教授解释说,工业明胶用途非常广泛,主要用来做胶黏剂、絮凝剂,另外砂布、砂纸、火柴都需要用工业明胶。含铬皮革废碎料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无论是国内还是和国外,皮革下脚料都是生产明胶的主要原料。

 

为了建立工业明胶与制革企业联动机制,扩宽含铬皮革废碎料资源利用的范围,中国皮革协会借在8月底在上海召开的中国皮革协会八届一次理事会的契机,中国皮革协会联合国家工信部和中国明胶协会,组织部分制革企业代表召开了“扩宽含铬皮革废料资源化利用渠道讨论会”。据陈秘书长介绍,这次讨论会旨在通过建立工业明胶与制革企业联动机制,规范含铬皮革废碎料资源利用途径,扩宽资源利用范围。在这次讨论会上,工信部领导仔细听取了来自皮革协会和明胶协会的诉求,采纳了与会代表提出的合理意见,认为应从政策上给予正确的引导、搭建合理科学的疏通渠道,完善上下游企业的监管机制,以此扩宽含铬皮革废碎料资源利用范围,实现其内在的资源价值与经济价值。陈秘书长向记者表示,中国皮革协会将与工信部、明胶协会就扩大含铬皮革废碎料豁免条件及环节保持持续沟通,共同探讨建立联动机制,将把讨论内容形成的相关材料报送工信部和环保部,争取早日打通含铬皮革废碎料资源化利用的渠道。

陈秘书长向记者表示,虽然这项工作的难度很大,期望也不是很乐观,但是中国皮革协会将把这项工作视为一个重点去抓。对于中国皮革协会创新的尝试,制革企业纷纷表示欢迎和支持,都表达了强烈的意愿想参与到前期的工作中,并迫切期望相关的豁免政策早日出台,确保含铬皮革废碎料变废为宝,实现皮革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行业自律  监管到位  资源化利用这条路才能行得通

 

很多制革行业的人士都不禁在猜测,在含铬皮革废碎料的处置问题上,新版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之所以增设了3个豁免条件,肯定是出于资源循环利用的考虑,但为何只针对小皮件、再生革、静电植绒3个产品进行了豁免,而忽视对含铬皮革废碎料需求量最大的工业明胶,环保部门不应该不知道工业明胶对含铬皮革废碎料的需求,而是出于别的因素考虑。一些企业接受采访时更是直言之所以名录没有把工业明胶、工业蛋白粉列入到豁免环节,是担心用含铬皮革废碎料加工出来的这些工业级产品流入到食品行业中。

 

 

环保部门的担心也不无道理,2012年我国确实曝光了多起利用皮革下脚料生产毒胶囊或老酸奶的事件,虽然其中不乏无良媒体为了夺人眼球故意编纂的,但是个别不规范的明胶企业的非法行为却是真实存在的。对于这些负面问题的责任,国内著名的皮革与蛋白质专家、烟台大学王全杰教授是这样认为的:“个别的工业明胶生产老酸奶和药用胶囊的现象,主要责任在与食品厂和胶囊生产厂,而不在明胶厂和制革厂。除非明胶厂明知购买者的非法用途,仍然将工业明胶当食用明胶卖出去。责任更不在制革厂,皮革下脚料大部分是由蛋白质构成,蛋白质既是人体所必须的营养,也是重要的工业原料。我国提倡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皮革下脚料的利用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

 

徐州南海皮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昌路也表达了和王教授同样的观点,他表示含铬皮革碎料的问题不能责怪制革企业,要怪下游的回收利用企业不该把含铬皮革废碎料加工成的蛋白、明胶销售到食品行业和医药行业。对于制革企业在含铬皮革废碎料处置问题中尴尬的位置,杜总形象地反驳说:“如果一个罪犯拿着菜刀在街上伤人了,警察难道还要找到菜刀的生产厂商进行追责吗?”

 

山东兴豪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忠军表示,申请增加对工业明胶的豁免政策,实际上是为工业明胶企业争取权利,一旦这项政策顺利通过,还需要相关部门对工业明胶生产企业的资质进行审核,筛选出规范、守法的企业,只有这样制革企业才会放心地把含铬皮革废碎料交给他们去回收利用。

 

从含铬皮革废碎料到工业明胶,实现变废为宝,既解决制革行业固体废物的污染问题,又能实现资源再利用,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这需要制革企业和明胶企业共同自律,制革企业要确保自家的含铬皮革废碎料不输送到不规范的、违法的明胶企业,工业明胶企业要保证生产的工业明胶不流入到食品行业。同时,各级环保及工商执法部门要加强对工业明胶销售和利用的监管力度,在流通和利用环节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监管机制,引导行业的健康发展。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71119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