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岭锻铜人宋敏权:落锤千万方成器

   日期:2019-03-04     浏览:4    
核心提示:日前,广州市文广新局向社会公示了广州市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其中,狮岭锻铜人宋敏权榜上有名。
日前,广州市文广新局向社会公示了广州市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其中,狮岭锻铜人宋敏权榜上有名。他的锻铜路,缘于谋生,兴于热爱。那精致的铜茶壶、小巧的铜勺子、别致的铜手机壳等等,都是由他的一双布满了厚茧的巧手一锤一锤打造出来的。
 
随父学习钳工技术,奠定锻铜基础
 
狮岭1-1
▲宋敏权在打铜。
 
“当当!当当!”一踏入狮岭镇中心村利隆的村口,你便能听见一阵阵捶打金属的声音。每天,宋敏权都在家门口的工作室里,手握着铁锤将放置在模桩上的铜片敲得“叮叮当当”响。“一开始,我并不是专门打铜的,而是专门帮乡亲们打造、修理家里的金属器皿。”宋敏权回忆称,他14岁初中毕业那年,就跟随父亲学习钳工技术,后来就经营起家里的钳工档。
 
刚开始,宋敏权只能给父亲打下手。“爸爸在做一个铁桶的时候,我就根据需要给他递上不同的锤子;爸爸在给铁片加热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帮忙浇上水。“众所周知,爸爸教儿子是很难教的,因为儿子会不想听。而我一不听,就会被骂,因此没有办法,我多不想学都要学,因为我也要靠这门技术去谋生。”在跟随着父亲学习的过程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常常会打到自己的手。“我疼得哭了,我爸就会和我说:‘你用锤子把另一只手也打了,刚开始打到的那一只手就没那么痛了。’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哭笑不得,但是长大后能理解爸爸这样说其实是为了让我转移注意力,也在提醒我小心。”正是父亲这样的玩笑,伴他度过了学习的枯燥日子。
 
狮岭1-2
▲宋敏权锻造的铜煲。
 
狮岭1-3
▲纯铜打造的茶托盘。
 
1989年,宋敏权成家了,父亲把家中的这门生意全权交给了他。一开始,宋敏权做钳工的时候只有手锤、锥子、钢锯、矬子这四种简单的工具,要想打造出精细的器皿,全靠自己的手力。“那时候加温也是用炭来,特别辛苦,后来渐渐好了些就用气枪加热。”他补充道。
 
因为手艺了得,那时每当家里有需要的器具或者是工具需要修补了,附近村子的居民都会来找宋敏权。时光易逝,多年的钳工经历,让他对金属的属性非常熟悉,这也为他日后的锻铜路奠定了基础。
 
第一个作品是铜茶壶,锻铜费力耗时长
 
宋敏权介绍称,复古铜器的兴起大约是在2003年。有一次,妻子在家搞卫生时,把他心爱的紫砂壶给摔碎了。当时,觉得非常可惜的他萌生出打造“摔不烂的茶壶”的念头。心动不如行动,宋敏权打造了两个不锈钢的茶壶。当把精心做好的不锈钢茶壶拿出来给朋友们欣赏时,有个朋友建议他说:“你能做不锈钢茶壶,不如做铜茶壶,现在流行仿古,铜壶既实用又有收藏价值。”
 
狮岭1-4
▲宋敏权家中客厅摆满了锻造的铜器。
 
狮岭1-5
▲精致的铜蚂蚁。
 
正是这样的一句话,宋敏权开始了自己的锻铜路。他用铜片打造炒锅、汤锅,同时依照平时使用的茶壶样式,打造出铜茶壶。后来,他又陆陆续续做了两个铜茶壶。而他最早期做的这三个铜茶壶,被一个铜器爱好者花一万元买走了。
 
说话间,宋敏权示范如何打造出一个茶壶的雏形。首先他挑选出一把适合打造茶壶底部的锤子以及錾子,将錾子插到重达300多斤铁墩中固定。然后他拿出一块裁剪好的铜片,用气枪对铜片进行高温加热,并把变得通红的铜片放进水中冷却。最后把变软的铜片放在錾子上边转动边敲打。如果铜片再次硬化了,他就再次高温软化。如此反复,宋敏权逐步把壶身锻打圆整且打出准确的形体转折。
 
狮岭1-6
▲宋敏权将铜片软化。
 
狮岭1-7
▲融入了花都皮革元素的铜茶壶。
 
“打造一个茶壶,最少需要我花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设计复杂或者壶面花纹繁多的,则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宋敏权叙述道。在他看来,锻打茶壶是耗时最长的,一般的碗碟、水果盘、烟灰缸等,则需要他花费一个月至三个月不等的时间去制作。
 
宋敏权家的客厅中摆满了多年来他锻造的各种铜器,但是那精致铜器的制作,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除了落锤千万导致的手臂酸痛,完成一件作品耗时长外,天气炎热时身上会大汗淋漓同样都代表着锻铜人对作品的精诚付出。
 
因为埋头设计、锻造铜器宋敏权三两天不出家门是常有的事。“有时候邻居会问我,怎么常常见不到你老公,是去旅游了吗?其实他是一直待在工作室打铜,一个月没有出门了。”宋敏权的妻子分享着他为打铜痴狂的趣事。听到妻子的话,宋敏权有些羞涩。
 
正慢慢塑造自己的品牌,儿子将传承手艺
 
宋敏权每天都是一个人打铜,但因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他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微笑。他希望,儿子能够早日回来接棒,未来,他也会招收徒弟,让更多人学习这门技术。
 
一开始锻打出来的铜器,宋敏权都交到广州恩宁路专门销售铜器的店铺中售卖。但随着近几年来铜器市场的火热,他渐渐有了自己的销路,也慢慢考虑塑造自己的品牌。前段时间,宋敏权将自己的这门手艺申请成为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希望自己的手艺能够受到重视和保护。
 
目前,宋敏权的工作室里只有自己一人,但他已经和在外工作的儿子商量好,等儿子在外面积累够了经验就回来接棒。“我在休息日时,会去帮爸爸的忙,因为我对锻铜很有兴趣。”宋敏权的儿子宋梓毅称,他是从18岁那年开始跟着爸爸学习打铜的,当时,他觉得很新奇。至今已经学习了8年的宋梓毅可以打造出一件简单的作品。
 
狮岭1-8
▲宋梓毅打造的第一只铜碗。
 
宋梓毅第一件亲手打出来的作品是一只黄铜碗,“当时这只碗是爸爸在旁边指点我敲打出来的,成品一出来,我心情特别好。”手上捧着那只他花了一周时间敲打出来的铜碗,宋梓毅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他称,现在他还不确定具体什么时候会回来接手,但是一定会将父亲的这门手艺发扬下去。“趁这段在外历练的时间,我会好好学习,希望将来能创新出更多年轻人喜欢的作品,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锻铜这门手艺。”
 
很多时候,宋敏权都会仔细观察工作室中自己精心设计、用心捶打出来的作品,思考着是否能将它们改善。虽然,他的手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茧子,但是每当手中的那块普通的铜片蜕变成精美的铜器时,他眼中的光芒,比铜器散发出来的光泽更耀眼。今后,他也将一如既往地埋首躬身,将这门手艺继续下去。
 
 
打赏
 
更多>同类狮岭专题

推荐图文
推荐狮岭专题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17111991号-1